今天是:

弥图官方微博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弥勒文化 > 清末巨商王炽

清末巨商王炽

发布时间:2014/5/1 2:37:51 来源:弥勒市图书馆

  •  
    王炽(1836—1903),字昌国,号兴斋,哥弟兄排行第四,故又称王四,弥勒县虹溪东门街人。王炽是清末云南金融业和民族工业的创始人,他一手创办经营的同庆丰与天顺祥在融通省内外资金、促进商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,以推动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他开发的金属矿厂和水力电能等为云南民族工业的兴盛奠定了基础。王炽是一位熟谙商道、信用昭著、知人善任、热心公益、具有爱国热情并心系桑梓的实业家,是晚清云南商业与金融业的杰出代表。王炽以他敢为人先的胆识和冲劲,成为走出弥勒,走出云南,走出全国,走向世界的第一个弥勒人。
     
    穷人孩子早当家
    王炽,弥勒县十八寨(今虹溪)人,清道光十六(1836)年5月25日出生于家道衰落的王氏家族。父亲王勋业,母亲师宗人张氏。虹溪王氏家族第一世祖是明朝初从应天府(今南京)充军征南的一个军事头目,定居十八寨,传至王炽已有十九代,都属书香门第。王炽少年时的家教与读私塾,深受儒家思想教育,笃守“仁、义、礼、信”的传统美德。王炽年少时三个兄长前后夭折,清道光三十(1850)年,王炽14岁时父亲病故,靠母亲纺织为生,生计维艰,被迫停学帮家务。清咸丰二(1852)年,王炽决定外出经商挣钱养母,其母变卖首饰凑银二十两为他做生意本钱。王炽从小本生意起步,人挑马驮,一路精打细算,运土杂物产往返于竹园、盘溪等地行商贩卖,两年经商盈利上百两银。之后,他盘活资产,扩大经营项目和范围,扩增充实马帮队,路越走越宽、越远,东到文山,西达大理,南过红河,北抵昆明,主要经营土杂、特产等货物。他拓宽了视野,练就了本领,强化了胆识,广交了朋友,增长了才干,银钱也积攒了数千两,成为滇南一带小有名气的王老板。
     
    智勇双全退围兵
    清咸丰六(1856)年,云南回民起义。弥勒全境深受其害,竹园、朋普、县城尤为惨烈。建水回族首领马如龙等聚众响应大理杜文秀起义,攻占开远后破竹园,逼进十八寨。十八寨乡绅连辅廷置办团练自卫,辅廷赏识王炽的机智英勇,委予重任为东门街自卫团练头目。王炽拿出他经商所得银子购置武器,召集一批乡勇,组织起一支地方武装强化训练。正当面临盘溪、竹园回民聚集联合摩拳擦掌,准备进攻十八寨之时。王炽率领乡勇团先破袭盘溪一股力量,再退竹园一支,王炽名声从此大振。不久,回民准备联合建水等地众多友军齐攻十八寨。王炽牵牛担酒,亲自赶赴建水马如龙营地为马母祝寿。马很赏识王炽的胆略和为人,非常高兴地接见并宴请他。王炽趁机以民族团结、互相尊重、和平共处为由劝服马如龙不出兵参战,以保十八寨百姓安然无恙。马如龙见王炽如此英雄仗义,便慨然答应不参与围攻十八寨。其他各路回民支队见势不妙,不敢轻举妄动,静观事态发展。于是,王炽退兵之计的谋略,避免了一场战祸灾难,桑梓转危为安。之后不久,广西州城(今泸西)被各路回民支队围攻,王炽应急召前往救援。他设法乔装打扮混入城中,直接会见回军头目谈判,晓以大义,言民族间应互相尊重,宗教信仰应互不干涉,才能长期和睦相处,平安生活;若同室操戈,只会两败俱伤,有害无利。经他苦口婆心,说服回军头目撤围,州城转危为安。
     
    审时度势成巨商
    清同治元(1862)年春,广西州大绅周廷升到十八寨访友,王炽与“地头蛇”姜庚争相宴请,为购一笼猪肝斗口角,王炽动怒,派手下人杀害姜庚,尔后背井离乡逃往昆明。他投住做生意时认识的一文职官员李树勋家,竟得李氏一个长得俊秀文雅的15岁女儿倾慕,并结为伉俪。次年春末,靠拢清廷的回民将领马如龙驻昆授提督军门,马“荣封”得意,即为母祝寿,王炽知情前往祝寿,受到马如龙的赏识。不久,马如龙授王炽参赞衔,随云南练兵出征援川抵御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攻击。云南部队抵达重庆,石达开10万大军渡大渡河时遭受惨重失败,他只身求和被押往重庆杀害。战乱平定,云南部队即返。王炽与几个随从弟兄滞留重庆,了解商道行情,决定在此经商,并设法与王姓重庆老板合伙经营。由重庆王老板出资,王炽组织马帮队,打旗号“滇南王四”,就地购买川烟、盐和土特产杂货贩运到云南,又将云南皮毛土产购买运往重庆。数年后商财大发,审时度势把握商机,在重庆创办“天顺祥”商号。接着在昆明、成都又开分号,身边笼络了一批善于经营的人物。王炽学山西“百川通”票号经营汇兑业务取代硬币的经验,也在天顺祥实施,十多年间,分号遍及京都、上海、汉口、广州、西安等15个省区(清代全国共22个省),总号拥有资金10万两银,各分号拥有1至2万两不等。同治八(1869)年,他借银三万两给川东道杨敬,得到许多照顾。同治十二(1873)年,曾任云南巡抚的唐炯奉命赴川督办盐务,急需十万银,向重庆各商界洽借,没人响应。盐道张海槎找王炽商谈,他同意借垫银10万两给四川省盐务督办唐炯。王炽借机亲自率一百名挑夫,每挑装银千两,每挑挂打着“天顺祥”字样灯笼一个,浩浩荡荡,大展旗鼓顺山城游街送货,轰动全城,天顺祥信誉由此更加昭著,后获川盐专运权,盈利不可计算。清同治十一(1872)年,王炽为促进云南经济发展,回昆明创设同庆丰,仿山西帮规,改组天顺祥,经营汇兑存放事业。以昆明同庆丰为总号,各埠天顺祥为分号。在香港设分号,在越南海防设办事处等。汇兑和存放款业务,主要是在省外、境外及国外。
    王炽审时度势,抓住机遇拓展实业,率先创办跨省跨境票号,是云南近代史上最先出现的民间金融机构。以其“资金雄厚、款项灵通、信用大著”成为南帮票号中执牛耳之巨擘。
     
    急公好义赤诚心
    王炽经营“同庆丰”钱庄鼎盛时期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左右了大清王朝的金融市场,并力所能及地办了许多利国利民之事。光绪八(1882)年法国侵略者入侵越南,清军云南总督岑毓英奉命出师援越抗法,至光绪十(1884)年秋颁师,王炽先后借垫60万银发放军饷,受赐“急公好义”匾额。另助湖南提督鲍超银数万两。鲍、岑奏请朝廷,光绪帝降旨,诰封王炽为“资政大夫”二品顶戴候选道员。1900年3月,北京、天津发生“义和团起义”。6月7日,八国联军从天津登陆后进逼北京。6月1日,清政府向八国宣战。8月,清王室疏散宝物准备逃奔,王炽电告北京分号想尽一切办法为王侯贵族保存珍贵国宝不落敌手。慈喜、光绪帝逃亡陕西,王炽电告西安分号兑支银两供流亡政府花费。战乱平定后,光绪帝下御诏赏王炽“二品道员、三代一品封典”,准建坊旌表(三代为:王炽之曾祖父王笃生和师氏;祖父王沄和陈氏;父亲王勋业和母张氏)。王炽诰封荣禄大夫(逝世后晋封光禄大夫);妻李氏诰封一品夫人(逝世后晋封一品太夫人)。”王炽获此殊荣后,立即鸠工在虹溪建“三代一品封典”石坊,外涂绿色,俗称绿坊。另建“荣禄大夫”宅。烟子寨祖茔也按一品规格建墓碑、立牌坊。现属州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     
    巨富仁慈办公益
    十九世纪末,王炽就被美国《时代周刊》、英国《泰晤士报》列为全球第四大富豪。王炽富甲天下,大富大贵,却为富多仁,急公好义,乐善好施。清光绪十六(1890)年捐银二万两救山西、陕西大旱灾民,清廷赐予“乐善好施”匾。清光绪十七(1891)年出资在云南省设牛痘局,免费为民众接种痘苗。清光绪十八(1892)年出银4800两建设“虹溪书院”,出银购置学田作教育经费。清光绪十九(1893)年,捐款建设四川泸州铁索桥,赐“三代一品封典”。光绪二十(1894)年后,先后出资在弥勒至华宁、弥勒至开远、弥勒至丘北南盘江上建设三座铁索桥,清廷特赏王炽“三代一品封典”,准建坊旌表。今牌坊被列为州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此外,还有清光绪二十三(1897)年出资修建的昆明城至西山碧鸡关石板路等,多有义举。
     
    采矿办厂兴工业
    清光绪十三(1887)年,清政府委任前云南巡抚唐炯为矿务大臣,专理滇铜,创设矿务局。下设矿务公司,唐委派王炽为公司总办,负责筹集矿务资金。第一批滇铜京运于光绪十六(1890)年起解,到光绪三十二(1907)年止,每年京运两批产铜50万斤,始终按数起解,从未拖欠。其间,产铜总量达3500多万斤。除滇铜京运外,即可供滇、川铸鼓制钱之需。此外,铅、锌亦属旺产,每月能产10万斤以上。王炽十余年如一日,以发展地方工业为重,以开发地方资源为前提,全力以赴,任劳任怨,恪尽职守,前后垫款数十万两银开采东川铜矿,投资兴建个旧碧色寨到石屏的米轨铁路,兴办个旧锡业公司,兴办昆明纺织厂,开发昆明房地产,筹办开发昆明石龙坝水电站等,为云南民族工业的发展竭尽全力,奉献余生。之后,同庆丰、天顺祥由长子王鸿图承继,秉承王炽遗志,王鸿图在滇川铁路公司成立大会上认股十万(万两银一股)。购买滇越铁路段路权,力认白银三十万两。王鸿图承接父业建成于1910年正式供电的“耀龙电灯公司”,是中国前所未有的首家水电站。
    1903年12月25日,王炽病故于昆明,享年68岁。归葬五山烟子寨。王炽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先驱,商场的巨擘,金融界的明星,现代民族工业的创始人之一。他胆略、智慧过人,敢为天下先;他智勇双全,德才兼备,诚信务实,知人善任,巨富仁慈,超凡脱俗,品格高尚;他爱国爱乡,多善义举,成为后世千古流芳,传为美谈。(李宝祥供稿)
     
     
  •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